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GLE三角链解决互联网广告行业痛点
2019-07-26 15:38:10   来源:一闻网   评论:0 点击:

\
  300万人从事刷量工作,广告主100亿打水漂。
  
  一 互联网广告行业对于广告主的痛点​
  
  2018年初,腾讯安全平台发现腾讯一款产品的帐号处罚量上升,这些帐号在刷阅读、加粉、色情、赌博等方面有异常行为。通过分析,发现这批帐号主要来自越南和缅甸。
  
  注册是所有恶意的源头,腾讯安全部门的李徽民和他的团队把精力集中在溯源上,希望通过控制源头来控制恶意。
  
  很快,他们通过自己的情报系统,拿到了黑产的注册软件工具,加上对软件特征分析,结合腾讯相关团队能力,挖出了注册软件的团伙。该团伙以李某和王某夫妇为核心,通过旗下四家公司来注册账号、卖号和刷单,上下游接近3000人。
  
  挖出注册团伙后,不能就此罢休,考虑到手机资源的重要性,他们顺藤摸瓜,挖出了其背后的卖卡团伙。他们发现,由于东南亚地区运营商不规范,黑灰产从当地大批量购买预付费卡,价格小于1块钱,只用来接收短信,可以用半年以上。
  
  再顺着这条线索,他们又挖出了该产业链中的其他团伙,比如代理IP、打码平台。就这样,整个链条的团伙被全部挖出。
  
  事儿还没完,他们对挖出来的核心团伙进行分析,发现注册团伙和游戏团伙、营销刷量团伙、卡商团伙和电商羊毛党团伙均有互动。
  
  根据这些互动信息,同时结合卧底在黑产中的情报信息。腾讯公司花费巨大代价对游戏、电商等平台进行了预测和提前的防控。
  
  腾讯安全方面提供的一个案例显示,一个“新时代独立妈妈”赵蓓(化名)正沉迷于此,她在三百天内,就晋升母婴圈里的KOL,从一介网民到网络达人,用了不到一年。
  
  一天晚上8点05分,一篇母婴用品种草文在赵蓓的公众号上被推送,40分钟内,阅读量2.4万,236个“在看”,一小时后,阅读量一下子窜到了6万多。陡然上升的数据在赵蓓眼里已经习以为常了。
  
  但这些数据都是刷来的。
  
  腾讯安全方面的一组数据显示,赵蓓的十篇公众号文章均超过30万+,在午高峰和晚高峰时段刷量,次数从29次到165次不等。其中,一篇文章从2018年3月27日,刷到了2019年4月19日,期间刷了163次,阅读量为226万+,平均下来,一次刷1.4万。

\
部分母婴类KOL,图片来自腾讯安全
  
  赵蓓对刷量上瘾了,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刷了数百篇文章,刷量总量超过1500万次,这让她长期成为母婴类产品广告主的座上宾,月入40万广告佣金不成问题。
  
  据腾讯安全方面监测统计,像赵蓓这种有流量作弊行为的KOL,在以接广告为生的KOL群体中占了13%。这个数字在头部KOL群体中只增不减。
  
  以业内某知名自媒体榜单平台为例,该平台评选出的总榜TOP 500的KOL账号中,经腾讯安全方面验证,有300多个账号有(过)刷量作弊行为。
  
  这就意味着,每10个头部KOL账号中,有将近7个是注水KOL。
  
  腾讯安全方面梳理了一份流量作弊黑名单,在那份名单上,我们熟知的一些大V也赫然在列。
  
  这些大V与靠刷量续命的大V不同,他们很讲究节奏、频率与比例,他们通常在当日文章数据低于其他时间时,才会选择下单刷量,一般人很少能从中看出猫腻。
  
  按照内容类型划分,生活、资讯、娱乐、情感、旅行、汽车、职场等垂直领域中KOL作弊现象泛滥成灾。
  
  广告主们可能不知道,与高额的投入不同,刷量费用很低廉,一百块钱买一万个微博粉丝,两千块买十万阅读量。据腾讯方面估算,当前作弊KOL的年收入规模高达一百亿,也就是说,每年有一百亿推广费是打水漂的。(以上内容截选自刺猬公社)​。
  
  二 移动互联网广告行业痛点
  
  ⚫ 用户深受广告侵扰
  
  在中心化的移动广告行业,用户作为移动广告的最终承受者,多数情况下只能 被动接受广告,更是深受垃圾广告的侵扰,个人信息安全无法得到保障。为了屏 蔽广告,用户要么支付一定费用,要么利用第三方拦截软件进行拦截,在此过程 中,极易泄露个人隐私,造成安全隐患。
  
  ⚫ 广告主 ROI 不断下降
  
  随着市场发展,移动广告投放需求越来越大,广告主预算大幅增加,单次投放 少则几万元,多则上千万。然而,预算的不断增加,ROI 却呈现反向增长的趋势, 使得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作为不断为移动广告行业输送血液的广告主,非但没有 享受行业发展带来的红利,反而投入成本越来越高。
  
  ⚫ 开发者缺少持续变现途径
  
  作为移动广告行业流量的拥有者,很多中小开发者面临着融资困难,变现途径
  
  单一的困境。受获客成本和留存成本不断提高的影响,很多中小开发者生存在困 境之中,造成一些不错的项目,因为资金困难而被迫倒闭。
  
  ⚫ 内容生产者变现困难
  
  以自媒体为例,作为内容分发平台的创作者,多数平台,内容生产者在新手期 无法获取收益。在渡过新手期之后,受结算周期的影响,同样面临平台封号的风 险,如何保障内容生产者的权益,激励他们提供更多优质内容资源,是当下值得 思考的一个问题。
  
  ⚫ 投资人权益难以保证
  
  移动广告市场开发者良莠不齐,对于一般投资人来讲,很难保证自身权益,杜 绝暗箱操作。面对众多中小开发者,投资人很难确保投资利益,最终造成中小开 发者融资困境。
  
  ⚫ 流量欺诈
  
  受利益驱使,移动广告市场流量作弊现象严重,设备农场、虚拟机等风险设备, 长期浪费着广告资源,造成广告投放效果下降。据热云数据统计,2017 年 Q1, 全行业异常点击占比超过 65%,刷量平台从 2016 年 Q4 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 层层代理,结算缓慢
  
  移动广告投放过程中,DSP、ADX、SSP、DMP 等各种代理层出不穷,无形中 增加了广告交易成本,同时每层代理各有账期,开发者往往处于弱势地位,有些 被上游广告商拖欠账款长达两个月以上,造成中小开发者资金周转不足。
  
  三 GLE解决移动互联网痛点
  
  为了解决移动广告行业中的以上问题,项目团队结合自身多年的移动广告从 业经验,在进行了充分的市场调研之后,提出了gle的解决方案:
  
  ⚫ 共享经济体
  
  gle 将打造一个由开发者、用户、广告主、内容生产者及投资人共享权益 的区块链移动广告经济体,促进移动广告参与各方的信任建设,让移动广告参与 各方共同分享最大化的市场红利。
  
  ⚫ 去中心化广告投放 广告主通过签订广告投放智能合约,自主选择需要投放广告的 DAPP,当达成
  
  广告交易后,根据智能合约,自动对广告参与各方进行价值分成。
  
  ⚫ 建立反作弊
  
  通过区块链数据不可篡改的特性,将 DAPP 的用户行为数据存储到链上,让作 弊流量无所遁形,减少流量欺诈。
  
  ⚫ 数据协作
  
  打破数据孤岛,实现数据共享。通过智能合约共享数据,创建用户数字档案,
  
  供签订智能合约的 DAPP 在链上调用,达到更好的广告投放效果,增加变现收益。
  
  ⚫ 精准营销
  
  依托用户数字档案,直达目标用户。基于广告领域数据治理和实时竞价技术
  
  (RTB),应用多种机器学习及深度学习的算法和模型,在全链数据集上针对用户 档案过往记录和广告进行匹配,实现个性化高质量推荐,保证广告效果。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您的品牌宣传,我们承包了:中秘传媒网络霸屏服务全面升级了
下一篇:GLE三角链下一个百倍币?

分享到: 收藏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