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公司 > 正文

关于妥善化解安远控股公司债务风险问题请求函
2020-02-19 19:38:48   来源:   评论:0 点击:

揭阳市委、市政府:

我公司系深圳市安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远集团”)。自2014年7月起,广东省揭西农村商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揭西农商行”)向广东省农村信用联社汇报有“流动风险”以来,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并成立专项工作小组(以下简称“省工作组”),指导我公司及相关公司进行债务重组,截止到目前已经五年多。现将相关情况汇报、请求如下:
  • 安远集团欠揭西农商行债务情况
2016年5月,由于广东省509工作组(以下简称为“509工作组”)向广东省工商局以口头方式下达了行政冻结令,要求省工商局禁止安远集团关于申请工商注册及变更等相关程序。随后,广东省揭西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揭西农商行”)未经实质调查,单方面向省银监局提出关于深圳市安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远集团”)流动性风险的报告,要求安远集团对相关的上下游产业及合作方的贷款进行捆绑式重叠担保,导致安远集团被动承担共计114笔贷款业务的连带责任,贷款本金共计人民币97.6亿元。
  • 截止到目前的还款情况
2016年至今,揭西农商行先后分三批次对安远集团提起连带责任债务民事诉讼,安远集团采取积极和解态度,主动配合处置相关资产代偿上述担保贷款债务。

1、在省银监局配合下,2017年4至7月,完成了12个法人股东及2个自然人股东共计1.97亿余股股权的定向转让,转让金共计人民币6.53亿元,全部被用于清偿揭西农商行指定的贷款本金及部分利息。

2、2017年11月底,安远集团把揭阳市政府抵债给其的两个水电厂的经营收益权合计人民币28亿元还回揭阳市政府,再抵押给揭西农商行,让揭阳市政府向揭西农商行获取贷款本金合计人民币10亿元用以预支付欠安远集团的BT工程款,安远集团将该笔工程款作为代偿揭西农商行担保债务的部分本金,且手续已办理完成。

2016年至2017年底,安远集团已按照原定的“三三三一”方案要求完成第一步骤即以现金代偿揭西农商行指定的贷款本金和利息合计人民币30亿元(实际为人民币30.4亿元)。
  1. 自2014年7月至2019年3月28日止,安远集团分别以各种方式累计已向揭西农商行履行代偿债务总额达人民币45.42亿元
  2. 近期,揭阳中院以公开拍卖的方式处置了部分资产约七千余万元。
  3. 揭阳中院以资产抵偿债务方式直接裁定处置了南京天宇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位于南京市新港26-28号土地房产作价4千多万元。
以上还款金额农商行尚未完全告知安远集团归还其本金及利息各多少,截止到目前,初步估计欠农商行的债务本金约65亿元左右。
  • 安远集团资产权益情况
  1. 安远集团产业概述
安远集团原由广东省揭阳市揭西县的一家民营企业起步发展,借国家改革开放的良好政策和环境,经二十余年的艰苦创业,现已成为拥有总资产约500亿元、员工2万多人的大型综合性民营实体企业,业务版块包含基础建设、医药、养老、旅游、水电能源、矿产、农副产品等产业集群,成为揭阳市及揭西县的标杆和支柱性企业。

几年来,为更好更快地清偿安远集团对揭西农商行的贷款债务,安远集团付出大量人力、物力对安远集团相关资产及债权进行有效清算处置。安远集团多次组织对公司实际资产进行整理、核实和估值。特别是根据历史成本法和市场价值,对增值较大的重资产和未收回的应收债权进行调查、梳理和统计。

2、揭阳市政改造工程债权

在债权清理与调查中,安远集团梳理出贵府与安远集团合作项目工程如下:

2005年8月27日,贵府与安远集团签订了《揭阳市城市设防综合工程及配套市政设施投资建设合同》(以下简称“合同”)及《补充合同》,投资建设项目包括:榕城堤围、榕城围、揭阳市第一中学大桥、文化中心、主干道等106个项目。《合同》中约定安远控股公司的总投资收益额为:实际总投资额*5年*12%。

《合同》与《补充合同》中约定贵府以两种形式偿还安远集团的总投资收益额。第一,以龙颈水电厂、北山水电厂两家水电厂的75年的承包经营权交付给安远集团,以其经营收益额抵偿安远控股公司投资本金和收益;第二,其余投资本金和收益在所有项目竣工之日起贵府以建设范围内土地开发收益及财政预算安排以货币形式偿还,并用5000亩土地作为履行债务的担保。

安远集团在2013年12月31日已完成了双方达成的项目建设,2014年7月22日,揭阳市财政局作出情况说明,安远集团投资建设的工程项目待工程结算后支付。

安远集团于2016年10月21日作出《揭阳市城市设防综合工程及配套市政设施建设项目结算统计表》,并已向上报送审核。现所有项目工程建设成果均已在使用。市政府常务会议纪要(五届63次2016(1)号)第七条也对该笔工程款项予以明示:2016年底前完成该30亿工程涉及的106个子项目的竣工验收及结算手续后,再安排财政预算资金(或计划申请省地方债资金)向安远集团偿付工程尾款(不少于20亿元)。

根据安远集团作出的《揭阳市城市设防综合工程及配套市政设施建设项目结算统计表》表明,安远集团实际投资总额为:424206.7761万元(大写:肆拾贰亿肆仟贰佰零陆万柒仟柒佰陆拾壹圆整);按原投资合同约定的投资回报率计算,应计总回报额约为25.45亿元(大写:贰拾伍亿肆仟伍佰万元),合计总额共约67.87亿元(大写:六拾柒亿捌仟柒佰万元)。

为化解当前遇到的困难,安远集团在2017年11月末前提前终止了对龙颈、北山两个水电厂的承包经营权,收到贵府预付工程款项15亿元用于归还安远集团与揭西农商行的债务。

现,除安远集团在2006年-2017年间的承包经营收益4亿元及贵府收回经营权后预付的15亿元后,贵府尚欠其余工程款及投资收益款共约48.87亿元(大写:肆拾捌亿捌仟柒佰万元)尚未偿还。

3、揭西县县、镇、乡三级工程项目债权

根据安远集团财务部门梳理的债权情况,揭西县县、镇、乡三级工程项目债权项目工程包括:县交通局、五经富镇、揭西农商行等各单位部门、乡级政府在内的80个项目工程造价合计:111659.9万元,累计已收回:63476万元。截止目前,尚结欠工程款本息总计为:52259.7万元(大写:伍亿贰仟贰佰伍拾玖万柒仟圆整)。现所有项目工程建设成果均已在使用。
  1. 揭西农商行尚欠安远集团的债务情况
  • 近几年来农商行、揭阳中院就安远集团欠农商行债务的执行情况
2016年至今,尽管安远集团已经通过各种有效方式偿还了农商行约45亿多的债务,揭西农商行仍然先后分三批次对安远集团提起连带责任债务民事诉讼,令人痛心的是,农商行、揭阳中院2019年3月,揭西农商行未与安远集团展开积极协商,直接将安远集团剩余的担保债务推进强制执行程序,使安远集团资产权益面临极大的损失风险。该等做法严重违背省工作组和省联社的指示精神和会议纪要,不给资产近500亿的安远集团进行科学合理有效的债务重组、资金盘活,以快速归还贷款,反而利用种种手段,提前断贷、抽贷,刻意制造安远集团及相关公司出现流动性枯竭,期间大量启动司法查封、冻结账户程序,集团属下旅游产业上优希桥、陡水湖度假村、全南等遭受挂牌拍卖,南京百年医药产业遭受强制过户,惠州拟建厂房的土地遭受拍卖等等。以上尽管目前部分流拍,但已经严重干扰了安远集团下属经营实体的正常经营行为及严重影响了公司员工的工作情绪。贱卖资产,不仅不可能圆满解决债务问题,还会导致企业破产、员工失业这个现状已经是公知。我们不得不怀疑,农商行的做法是侵吞正规民营企业合法财产的行为,是有意而为之的。
  • 安远集团就农商行、揭阳中院司法执行的意见
  1. 安远集团对地方做出的贡献
安远集团拥有今天的发展规模,离不开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也深知,家乡与安远之情犹如鱼水之情。因而,安远集团创始人陈董事长始终以能为家乡多做一点事,就多做一点事为原则开展各项投资工作。为此,安远集团二十多年来在揭西揭阳两地投入了巨大的资金,项目包含了基础建设、养老、医疗、水电能源、旅游酒店、农副产品等,有效地帮助地方改善各项基础设施项目以及帮助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公司员工也大多数来自揭西,来自安远集团出生的地方,为发展当地经济以及提高地方的知名度、为当地农民流转解决就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并且,在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国家政策下,安远集团积极响应国务院号召,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支持和帮助揭西农村信用社发展。安远集团利用企业自有资金和信誉,吸引社会经济实力和声誉良好的企业和个人依法参股,帮助揭西农村信用社在2011年完成股权分置改革,成为一家摆脱长期不良亏损等历史包袱的全新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

一直以来,安远集团身体力行把政策方针落实到位,支持揭西农商行发展壮大。故此,安远集团逐步将存贷款业务的合作对象由国有深圳的各大行转移至揭西农商行,并不惜承担着高额资金成本(年9%至10.44%,暨基准利率上浮60%至70%)在该行承办贷款。  2011年末,揭西农商行总资产达到55.22亿元,存贷款余额分别达到47.36亿元和32.04亿元,分别占揭西县各金融机构存贷款总量的38.77%和84.70%;实现经营利润1.33亿元,主要财务指标居全省各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前列。截至2014年底,揭西农商行总资产攀升至200多亿元。从以上揭西农商行对外公示的数据可以看出,揭西农商行的飞跃发展,离不开安远集团鼎力相助。当然,安远集团的发展也离不开揭西农商行的相持,但安远集团始终秉持公司“立意高远,回报当地,回报社会”的经营理念,对自身所做功成不居。

2、农商行、县、市两级政府共计欠了安远集团的大量工程款未还;农商行、揭阳中院执行局却无视这个事实,以行政司法的手段强制执行安远集团及属下各经营实体以资产抵债,司法查封把企业逼上绝路,违反了国务院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有关规定、最高法、最高检关于支持民营企业、最高法的司法解释等明确不准对民营企业因债务纠纷随便断贷,企业有生产能力的不能随便查封、停产、对民营企业的经济纠纷的不能按刑事处理,政府和国企不能拖欠民营企业的工程款、不能按审计结果来结算工程款、不能拖欠农民工的工资(因政府不结算给我们,我们必然欠农民工工资)、被执行人资(财)产不能超标查封查扣的明确规定。我们认为现在揭西农商行、揭阳中院执行局在执行中是有严重偏差的。而主导这个执行方案的正是前期被纪委查处的腐败领导原执行局局长李宁生。一方面是县、市两级政府欠我们公司工程款,另一方面是揭西农商行和揭阳中院执行局无视这个事实,这对一家致力于家乡建设的民营企业是十分不公平的,也不符合中央支持民营企业的政策,也会使今后投资揭阳、揭西的民营企业心寒。

3、以安远集团这种资产、经营规模,如果各方能够本着协商、发展、科学有效、先债权,后以经营发展来解决安远集团欠揭西农商行的债务问题的话,是完全可以在较短时期内解决的。

六、安远集团关于解决欠农商行债务问题的请求

因此,为保证妥善解决揭西农商行债务问题,为了地方经济的稳定发展,营造一个良好的地方投资氛围,保障2万多名员工生活水平,维护社会良好稳定的社会秩序,特向揭阳市政府请求如下:
  1. 落实应归还安远集团的市政工程款工作,尽快按计划还款
望贵府响应2019年1月3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加大清欠地方政府和国企对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欠款力度,对目前已确认的多年拖欠款,2020年1月9日人民日报04版《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的讲话强调力争年底前全国政府部门和大型国有企业清偿一半以上的号召。请求贵府将截止到目前,贵府结欠工程款及投资收益总计约48.87亿元归还安远集团,用于以清偿我司欠农商行的欠款。
  1. 协调解决不合理的冻结、查封,停止司法行动,让企业盘活资产,强化经营,以便完全解决债务问题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和《中国银保监会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有关工作的通知》(银保监发﹝2019﹞8号)提出的完善绩效考核和激励机制,着力疏通民营企业融资堵点,抓紧建立“敢贷、愿贷、能贷”长效机制,增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可持续性”的精神,从实际出发帮助遭遇风险事件的民营企业融资纾困等规定,恳请贵府出面督促、协调安远集团与农商行的债务问题,促成农商行停止司法行动,尊重历史,从实际出发,以发展的眼光,本着科学合理有效快速的原则,安远集团与农商行重新协商制定切实可行的还款方案,分步执行还款。我们相信,安远集团拥有500亿原值的资产,几十亿的债权,只要农商行停止司法行动,就能协商达成最佳的化解目前债务问题的方案。

以上请求,恳请揭阳市政府给予大力支持为盼!

顺祝业祺!
 
深圳市安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20年1月5日
抄送:
附:
1、《揭阳市区城市设防综合工程及配套市政设施投资建设合同》复印件1份;
2、《揭阳市区城市设防综合工程及配套市政设施投资建设补充合同》复印件1份;
3、《关于揭阳市区城市设防综合工程及配套市政设施BT项目结算清偿事项的情况说明》复印件1份。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深圳市恒安兴人防工程有限公司执行异议书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118